江帆网

北固亭前


中学时,读辛弃疾的诗总有一种豪情油然而生,犹爱那几首在北固亭上喊出的铿锵之词。心想着,他日登上北固亭,吟咏辛诗一定很洒脱。可而今登上北固山,却只能在脑海中回忆着几首词,因为我怕,怕我不懂得辛弃疾内心的开阔。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喜欢这阕词,倒不是因为他写得多么壮观辽阔,而是喜欢它背后那不为人知的故事。

回望一千多年前,辛弃疾年逾花甲,出任镇江知府。虽是抗金名将,却也深爱酒与词。有一次他请朋友品酒赏词。岳飞的孙子岳珂在场,辛弃疾先是吟诵他早年填写的《贺新郎·甚矣吾衰矣》:“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不恨古人我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接着便命歌姬唱他的新作,即是上述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亲自击节助兴。歌罢,要求客人提意见。来客碍于情面,只是客套一番。唯有岳珂年少气盛,大胆地说:旧作头尾部分的警句似有雷同;新作连用四典略显繁多。辛弃疾眼前一亮,特地起身为岳珂斟酒一杯,诚恳地接受批评。此后,“岳珂摘疵”和“辛老虚心”均成为古文坛上的佳话,而这首词也让镇江和北固亭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透过历史的画卷,我似乎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辛老慈祥的样子。不意身份,只论诗词。

抛开辛弃疾的词不谈,其实辛弃疾与镇江的缘分还真是不少呢。你们或许不知道吧,他还是货真价实的镇江的女婿呢。其实,辛弃疾与镇江早就有很深的渊源,辛弃疾在归宋之前娶了爱国官吏范邦彦之女范如玉为妻。其实,就中缘由还是很复杂的。辛弃疾被人出卖带伤逃入范府后花园,后被擒。范如玉目睹,深慕辛弃疾之忠义,不耻奸人所为,她与父亲合力,助辛弃疾逃出樊笼,后经几番波折,两人也日久生情,结为连理。后来,辛弃疾与妻兄范如山十分投合,范如山的儿子范炎又娶了辛弃疾的女儿为妻。就这样,辛弃疾与镇江从此有了不可磨灭的关系。

是啊,我记得北固山,记得北固亭,记得大宋王朝,当然,也会记得辛弃疾。时间从未停歇,似乎历史长河中的他们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当我在镇江,当我登上北固山,在北固亭上眺望大好河山的某一刻,我会想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辛弃疾也曾站在我现在站着的地方,看着同一片风景。只是,他想着江山,而我想着他。似乎还能听见他的词: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北固亭前,犹见,辛弃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