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千年易安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有这样一种词如诉说如泣泪可热烈奔放也能极尽哀怨凄清,这就是易安体。

李清照出身于书香门第,其父李格非藏书甚丰,酷爱诗词歌赋,是知名的学者,她的母亲也颇擅笔墨。清照几乎一懂事就开始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训练。几乎是同时,她一边创作一边评判他人,研究文艺理论。

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享受着舒适的生活并能得到一定的文化教育,这在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并不奇怪。令人惊奇的是李清照并没有按常规初识文字,娴熟针绣然后就等待出嫁。她饱览了父亲的所有藏书,在闲散惬意的少女时光中习得了文墨之艺。文化的汁液将她浇灌得不仅外美如花而且内秀如竹。她不但会享受美还能驾驭美。她在驾驭诗词格律方面已经如斗草、荡秋千般随意自如。她历来被人们称为婉约派,但她品评历史人物却胸有块垒,大气如虹!而这时的她还只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的安史之乱及被平定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后人多有评论。唐代诗人元结作有著名的《大唐中兴颂》,并请大书法家颜真卿挥毫泼墨书刻于壁,被称为双绝。与李清照同时的张文潜是 “苏门四学士”之一,诗名以盛,足够称得上大人物。他曾就这道碑写了一首诗,感叹道:“天谴二子传将来,高山十丈摩苍崖。谁持此碑入我室,使我一见昏眸开。”这首诗转闺阁入绣户,传到了清照的耳中,她随即和诗一首道“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无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勤政楼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何为出战则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记文字?铸碑铭德真陋哉,乃另神鬼磨山崖!”你看,这诗哪像是出自一个闺中女子之手?铺叙场面、品评功过、慨叹世事,丝毫不让浪漫豪放派的李白、辛弃疾!这首诗一流传开来就引起了文人堆中好一阵骚动。李家有女初长成,笔走龙蛇起雷声!

后来,仿佛命中注定的邂逅一般,清照嫁给了赵明诚。这是一段门当户对的婚姻,婚后二人恩爱异常。“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谁教并蒂连枝摘,醉后明皇倚太真”。

然而好景不长,朝中新旧党争愈演愈烈,一对鸳鸯被活活拆散,自此赵李隔河相望饱尝相思之苦。也就是这时,清照的词中开始多了一份相思一份惆怅一份凄凉。

但李词能够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饱受赞誉并不仅仅是因为李词的哀怨凄美。李词的特殊魅力就在于它一如作者的人品,于哀怨缠绵中有着执着坚韧的的阳刚之气,虽为说愁,实则写真情大志!她看懂她的苦痛来源于国家的衰亡,朝政的腐败。正是如此,她的词才能耐得人百年千年的读下去。

生于名宦之家,清秀柔美;同时齐鲁壮丽的山川又孕育了清照的创作灵性,豆蔻年华便崭露峥嵘。她是被上天眷顾的,但她的悲剧也就在于她是生在封建时代的一个有文化的女人。作为女子,她处在封建社会的地层;作为知识分子她又处在思想的制高点。她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事情,也追求着许多人追求不到的境界,这就难免有些孤独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