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一段自我提升之旅 ——柏林工业大学暑期游学感想


德国,作为汽车的发源地,欧洲的工业中心,拥有厚重的机械科技底蕴。曾经不止一次梦想着前往这个充满严谨的国度深造,于是我参加了这次柏林工大暑期项目。柏林工业大学是德国精英大学之一,也是TU9的一员,是殿堂级别的高等学府,在这里的学习生活确实让我觉得不虚此行。

9小时的飞行旅程让人昏昏欲睡,但从机舱走出的那一刻,清冷的风迎面而来,让人有一种早已进入深秋的错觉。空气着实是清新,猛吸一口就像灌下一口冰凉的山泉。天阴阴的,却也不下雨。地铁站倒是暖和得很,越往下走越热,外套得脱下,否则定是大汗淋漓。地铁站没有检票口和安检处,我看到的都是上车前自觉买票检票的德国人。他们在高峰期自觉排队,先下后上,如同演练好了的一样。柏林的交通出行主要靠地铁,而且柏林的地铁大多能带上自行车。轨道交通加上自行车使得柏林人的生活非常便利。不过柏林街头的垃圾还是有点多,地面看上去灰灰的,不如国内的干净。

在和超市营业员、路人、面包店老板的日常交流中,我随时能感受到德国人的严肃却不失友善。学校里人比较多,几次不经意地为别人留门,德国学生会毫不吝啬地给出感谢,以至于让我觉得给予别人一点帮助也能让人如此开心。我也在反省,为什么在国内只会偶尔帮到他人。我想,可能更多时候我们是碍于面子,或者就我来说更是因为中国传统教育下所谓“矜持的胆怯”,再者一直处于犹豫再犹豫中迟迟不肯出手,往往错失良机,甚至就在等待中放弃了一次又一次出手相助的机会。我猜想也许社会上如同阴云般时有时无的冷漠就是这样造成的吧!不过这也和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向、取中庸之道有关。我们给出的感谢往往有些“忸怩”,常常是小声的一句谢谢,或仅仅是微笑点头,虽然也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倒感觉不如我遇到的那些德国学生,大声的一句“Danke!(谢谢!)”,显得更加大方自然。帮助者也会非常开心。乐于助人的习惯也就自然而然养成了,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我选择的课程是GD&T(几何尺寸与公差),上课的是佛罗里达大学的老师Sean。课堂里半数以上是佛罗里达大学的美国学生,可能是集体交流项目,也有少数意大利、法国、捷克学生。作为第一语言,Sean和美国学生的交流十分顺畅,以至于开始几天我极度不适应。老师语速快到跟不上,加上自身专业词汇的缺乏,上课的前几天还是有些难受的。后来虽然适应了语速,但表达却成了一大问题,尤其是涉及专业知识的时候,无法用英文表达成了一个巨大的门槛,限制了我观点的表达,以至于我在抛出问题后只能停留在被动接受的层面。这让我深刻感受到听力和口语才是真正体现英语能力的地方,而词汇量就是限制你听力和口语提高的门槛。课堂氛围非常活跃,严谨中不失乐趣。虽然氛围很活跃,但是每个学生都极其认真,他们的思维很活跃,有问题也会马上打断老师,这并没有影响上课的学习效率,反而使得每个学生对于课堂都有足够的参与度,这样专注度也更加提升。不像有的电视剧里我们看到的那样,美国大学课堂里学生因随意而不认真,相反和国内大学相比,他们可能更加专注。他们的课堂里,更多的是注重给出问题后让学生自己去探究,分成小组合作解决问题,而罕有老师直接给出公式或者推导。他们不会吝啬课堂的上课时间,把大把大把的时间交给学生自己去合作研究。

第一天有一个类似于见面会的Welcome Day,令我感触较大的是在自我介绍后的自由交流环节里,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可以和别人交流的,简单来说就是找不到话题。可能是因为自己口语熟练度的原因,远远达不到英语作为母语的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学生那么流畅,也可能是不够外向,羞于与陌生人交流。同行的同学向我抱怨:“又不是熟人,第一次见面,哪来这么多话题可以聊!”我想想也是,即使是熟到不行的朋友,长时间不见面也难有聊不完的话题,难免有聊到一半沉默的尴尬,更何况是和素不相识的外国人。但是自然地我又反思了一下,这何尝不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呢?第一次见面,用自己的第二语言,也能和其他国际的学生熟练交流,甚至侃侃而谈,这是交际能力和英语综合能力的双重体现,更是一种人格魅力的展现。相比而言,东亚人更含蓄内敛,这是一种谦逊文化的体现,但和欧美的开放热情交流的文化相比,就有了不可回避的局限性。这样会限制我们主动与他人交流,也许这也是我们交际圈不够大的原因之一,此外,这在一定程度上还影响了我们在别人面前发表观点的主动性,一味聆听并不一直是谦逊的体现,更多的时候是不自信没有主见的表现。

柏林工大的暑期项目,给我的不仅仅是文化生活上的体验,更有不同形式的教学体验和与人交流的体验。体验中,我发现了自己和他人的差异,发现不足从而弥补。我想,一个国家为何能强大,人口素质为何高,从生活的点点滴滴方方面面都是有所体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