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旧城不语


“砰”地一声,又一座印着“拆”字的大楼应声倒下,似乎以一种巨响中流露着缄默的方式向世人诉说着一段落满灰尘的往事,又像是暗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这里是新东东路58号,亦是我此生中填写的最多的地址之一。

“58”号是一个模糊而又朦胧的概念,不单单是我居住了十来年的盐阜集团家属院,也囊括了它周围许许多多的建筑物。这里,同样也是全城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奶奶曾在58号经营过一家小商店。商店的楼上是棋牌室。商店里最吸引我的莫过于草莓夹心饼干和CC果冻,适逢得空我总爱去偷几包回来吃,奶奶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不知是否由于我太能吃把商店吃垮了,只剩下棋牌室了。棋牌室内烟雾缭绕,恍若仙境,一个个啤酒肚瘫在椅子上,碰着麻将,侃着大山。

我只觉得吵闹。

当时,我们家中只有两个未成年人,即我和我的小叔。小叔仅比我大10岁,在58号对面的三中上学。三中门口有家奶茶店,奶奶每次和我去给上晚自习的小叔送饭时都会给我买一杯奶茶,或是一根烤肠。奶茶不贵,五毛一杯,那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满足了我童年对美好的全部幻想,这同样也奠定了我现在依靠奶茶续命的基础。奶奶每次都让我喝快点,不然过会小叔出来了也会叫嚷着要喝。可结果往往是小叔提出喝奶茶的请求时,奶奶总不会拒绝。或许这就是口是心非吧。

小叔对足球已经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所以我从小便知道有位名叫“罗纳耳朵”的球星。可真奇怪,居然有人名字叫“耳朵”。每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总能使我回忆起童年时被小叔看世界杯支配的恐惧。小叔的咆哮,我的哭闹,往往,小叔会遭到爷爷的毒打。而我却在一旁偷笑,最终小叔只得独守空房,面对静音的电视,压抑着内心的澎湃。嗐,这可能就是小孩子的坏心思吧。

伴随着小叔一同出场的,还有周杰伦吧。时至今日,我仍清晰地记得每个闷热的夏日午后,我和小叔用复读机听着周杰伦的磁带专辑,是《七里香》吧。可年幼的我懂什么爱情呢,那种“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的悸动,是小叔的爱情吧。在周末的时候,小叔总会喊一些同学回来打游戏,插电视的那种。有一次,他又带回来一位女同学,我天真地问他:“怎么和上次的那个不一样?”小叔瞪了我一眼。奶奶事后告诉我:“这个女同学和上次那个同名哩,你就当是同一个人好了,说不定以后就成了你婶婶呢。”嗐,可惜啊,她们最后都没有成为我的婶婶。

终于,在一个晴朗的早晨,我,搬离了58号。又过了几年,58号的一部分也结束了它们在行政意义上的使命。随着大楼的倒下,仅存的家属院瞬间凄凉,宛若空城。而那些断壁残垣,仿佛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华,那个爱踢球的少年,那些啤酒肚们嘴中叼着的香烟,那些车夫贩子们的生计,还有那听到周杰伦的歌就可以热泪盈眶的夏天。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窗台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我接着写,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每当我回到58号的旧址时,这首歌总会在耳边萦绕。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年。旧火旧茶尚可温,再品又何妨?可是啊,再也回不到那一个个充满烟火味的盛夏。

自此旧城不语,58号,梦中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