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读《苏东坡传》,悟人情世故


写一本书,并不难,但要写一部旷世奇书,并非易事。

历史的记忆有多久,从“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到“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真正的参透有多久,从“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认识一个人有多久,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到“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苏东坡的故事,拥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以致万家传诵。

世人大多只识皮肉,未见骨相。我们只知粗略的故事梗概,而这背后的故事依然被尘封在历史的古书中。

终于,还是让我们等到了那个人——林语堂。他的笔,赋予苏东坡新的生命。他叙写了苏东坡传奇的一生,那一身的荣耀与坎坷,都被小心翼翼地撰写下来。

林语堂笔下的他,是我最爱的他。一世迷离,半世漂泊,这样的生活并没有给苏东坡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变化。仕途变迁,官场之斗,后悔之辞,说出来没有半点分量。与其说是乐观豁达不如说是心如止水。他游历山川,结交天下名人,所到之处,百姓安居乐业,邻里和睦。游西湖,观沧海,谈古今,是那些不平凡的经历,造就了当今人们口中的一世奇雄。

他鼻尖的味道,是我经历过、感受过的最完美的存在。

说到苏东坡,自然想到东坡肉。以色泽红润,汁浓味醇,肉酥烂而不碎,味香醇而不腻为特点,一如苏东坡他本人,一饮百杯而不醉,灵魂柔软而不碎。元丰二年,他再次踏上漫漫黄州路,当他重新被启用调到杭州做官时,除葑草,疏河湖,筑长堤,春节时期,百姓为表心意就以肉相赠,苏东坡收到了肉,就吩咐下去将肉切成方块,用自己的烹调方式烧制,连酒一同按照民工花名册送到每家每户,但家人烧制时却将“连酒一起送”领会成“连酒一起烧”,殊不知这肉更加香醇美味。

“即使是在天堂般的杭州,也不是遍地荷花牡丹。”苏东坡也不能一直放声大笑纵情高歌,一直演独角丑儿戏,一直月夜泛舟湖上。他写戏谑讽刺诗“期间互忧乐,歌笑杂悲叹”,他写心酸凄苦诗“天静伤鸿犹戢翼,月明惊鹊未安枝。”谈笑于宴席之上,惆怅于风雨之夜,奋不顾身于官场纷乱,他的灵魂比任何人都要敏锐,却比任何人都要脆弱,所有的希望就在愈加锋利的笔下一点点消失了。朗朗歌声中是肆虐咆哮,鹭鸶鸣声中是苦苦呻吟,锣鼓喧天中是绝望幽怨。他的诗是自由的,要活多少年——才能获得自由?

他的诗,远远超出了我的阅历。

九百年前的事,早已泛黄于史书里,一颗怅惘的心,在岁月的长河中停止了跳动,那对在赤壁上彻夜畅谈的背影,被时间锁在梦里,轻轻掩去,而苏东坡的灵魂,仍然无处安置,他要找到一颗心,一份一模一样的放荡不羁而坚韧的骨子,把自己裱在里面,再过一次不一样的人生。

一轮婵娟染秋波,又是一年,人来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