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桂花香


“又是落叶飘凌香,桂花黄满巷/回想童年旧时光,桂花今朝又怎样……”晨跑时,耳边荡开的歌曲轻扬,微风徐起,几缕幽香吸入鼻窦,肺腑间仿佛被团团甜气笼着,甚是甘爽。

循味寻索,那诱人的香,漂浮于空中,丝丝缕缕,若有若无,仿佛总在吊人胃口,挠人心痒……转过蜿蜒的小道,拂面香气越发浓郁。不远处,伫立几棵绿树,近前探看,原来竟是几丛初开的桂花!我走近桂花树,那满树的桂花带着金色的笑脸,淡淡的黄或者橙,巧巧的小,粒粒的点,星星似的点缀于绿叶之间,好像在向我致意。它的美丽和芬芳沁入我的心脾,我尽情享受着这份厚爱。

桂花是传统十大花卉之一,终年常绿,枝繁叶茂,花形细如粟,故又有金粟之名。桂花开于秋,旧说,秋之神主西方,也称西香或秋香。桂花树通常生长在岩岭上,也叫岩桂;桂花有很多别称:因为叶子像圭而称桂;纹理如犀,又谓木犀。“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它们隐藏在绿叶中,轻盈渺小,颜色暗淡,没有别的花卉的明媚妖娆,要走进了才能看清。是故,初识桂花,多先闻其香,尔后寻其源。

有人说:桂花像一个热恋中的女子,她的香,不亚于梅的“暗香浮动”;也不亚于莲的“香气益清”,热烈,芬芳,吐露着浓烈的相思。其实,百花都争着在春天开放,夏日灼灼也是一种旖旎。然而,秋意转凉,很少有花呼啦啦地绽放。除了野秋菊,便是桂花了。只是菊花开得迟缓,不像桂花那么紧凑,挂满枝头……

李清照在《拥鸽天·桂花》中叹道:“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留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须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由此可见,桂花香气清浓两兼,胜梅过菊,清可绝尘,浓能远溢,独占三秋压群芳,堪称花卉中一绝。其实,谈起桂花,我最早的记忆应是那桂花糕。桂花糕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相传,在明朝末年,新都县城有个叫刘吉祥的小贩,从状元杨升庵桂子飘香的书斋中得到启示,将鲜桂花收集起来,挤去苦水,用糖蜜浸渍,并与蒸熟米粉、糯米粉、熟油、提糖拌合,装盒成型出售,取名桂花糕。母亲常常为我和父亲在这季节做桂花糕。在恰好煮透的糯米糕上撒上几粒黄澄澄的桂花,桂花的清幽与糯米的香甜立即融于一体,甜滋滋,香喷喷。许是由于这香味太过沁人心脾,直到如今,在异地上学时,嗅到这熟悉的花香,我的心中仍旧充溢着对桂花的喜爱,而这花香亦勾勒出我对故乡的想念。

现在,秋意正浓,桂花正香,人亦安康,只愿以后每一个桂花飘香的日子里,我们都好。“又是落叶飘凌香,桂花黄满巷/回想童年旧时光,桂花今朝又怎样……”回程了,桂花依旧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