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在他乡


2019年暑假,有机会参加赴美带薪实习项目,感到很开心。第一次穿着正装去上海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面试,是奇妙的感觉,紧张又幸福。看着一个个年龄相仿的大学生们穿着西装,仿佛参加了一场盛大的晚宴,然而,这真的是一场重要的面试。包括后来又去上海面签,都初步见识了一下外面嘈杂的世界。

项目方给我在美国的配岗是housekeeper,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个人认为每天面对的是同样的房间会很无聊,后来想了一下,可以和不同的客人聊天呀,去感受不同的人生,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于是每天也有努力工作,早上起床后就去酒店工作,虽然说是一些换床单、擦桌子的粗活累活,但因为心理上愉快地接受了,工作也越来越熟练了,慢慢进入了正轨,越来越懂得赚钱的不容易,不再和以前一样大手大脚花钱,也开始意识到一些往后必定会面临的职场问题,学习着如何更好地处理事情。

当然也会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比如虽然我自己认为每天都在努力工作,但是经理依然觉得我行动缓慢。为了改变这种现象,我每天就得想办法更加高效快速地完成工作。因为宿舍在酒店,没有厨房可以烧菜做饭,以至于经常吃汉堡披萨,非常不习惯,我也开始尝试着用酒店的微波炉做饭煮面,以至于现在还能简单地做两道小菜。

离我们酒店5公里处就有一个Dollar tree和一个Wal-Mart。Dollar tree 所有商品都是1美元一件,所以像冰激凌这种东西在这买还是很划算的。但是大部分时间我还是会去Wal-Mart采购,一般美国人大约是一两个星期开车去一趟大超市,并且在去之前就已经列好一个长长的清单,以便在购物的时候快速准确得购买所需商品,而又不浪费钱。美国的超市并不像中国的,比如所有需要称重计算价格的物品并不是在称重处计算价格,而是在结账出一并称重计算价格,比如超市里的肉大致分为3种,牛肉,猪肉,鸡肉,对应价格也是依次递减。这些肉并不是像国内一样一大块一大块出售,而是已经切成薄片或者搅成肉末,并且包装好并贴上价格标签。

我还发现一些小现象。比如,无论是在机场大厅还是酒店大堂或者是博物馆,美国公共场合的空调温度都非常低,以至我穿着厚厚的外套还会感到冷,可是外国人好像并不怕冷的样子,每天都是穿着短袖和短裤在空调的低温下。从来不会有美国人在大阳底下撑伞,因为他们觉得晒得越黑越好,有一次太阳很大,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打了太阳伞没一会儿,周围的人的目光就开始聚集到我们身上了,有一个路过的外国人说:“Oh,it's rainy !”,我们只能把伞收了,享受阳光的沐浴。

偶尔也遇到一些华人,有两组家庭令我印象深刻。第一组家庭是一对夫妻带着一双儿女和父母来美旅游的,那个爷爷跟我说:他来自福建,孩子在美国从本科念到了博士,现在在林肯大学当教授,从中也能听出满满的自豪感,但是他也告诉我,如果华人想要在美国生存读书找工作就必须特别优秀,这样才有人看得起你。遥想徐悲鸿大师那个年代华人遭遇不公,今日依旧如此,吾辈当自强。还有一组家庭是在逛超市的时候认识的,是一家三口。那个叔叔一头白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金属眼睛,我悄悄跟我小伙伴说,这个叔叔一看就是很有文化的样子,果不其然,他告诉我们,他和他妻子都是大学老师,今年来美国游学,顺便带孩子来美国旅游。“读万卷书,行千里路”,一直是我羡慕的生活。所以得更加努力学习和生活才对。

汉堡和披萨作为快餐的代表遍布美国各处,从Mcdonald’s到Subway,从Burger king到DQ,到处都高热量。然后是一家位于镇中心的Chinese restaurant,以自助的形式营业,可是里面的食物却只是中餐和西餐的结合,依旧高热量,一般除了蔬菜沙拉里有几片生菜,就见不到其他绿色蔬菜了,只有肉。墨西哥菜在美国也很常见,奇怪的味道是满足不了我的中国胃的。最后是一家正宗的美式餐厅,我以为会与中国一样是一块圆圆的牛排,结果是一块牛肉,肋骨已经和肉分散开,肉也被撕成了小碎片,剩下的小食就是同样高热量的薯条洋葱圈了。

在异国他乡,最思念的就是我的祖国。每天吃着不同的汉堡和披萨,想念着火辣辣火锅和香味四溢的烧烤;每天说着生涩的英语,怀念起了用家乡话和朋友侃侃而谈;每天看着纯净的天空和悠悠的青山,竟然也会想起美丽的江大校园。我爱我的祖国,中国!

感恩一路认识的朋友,感谢有这段经历让我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