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家庭作业


近来心情有些压抑,我已经许久没有下楼去和家人一起吃饭了。

接二连三发生了许多事情后,我又因为走楼梯不注意摔跤骨折了,一个月不能走动。这让本来就焦头烂额的妈妈更加忙碌,每天在处理各种事情的间隙还要照顾我的日常生活。在这期间,为了响应学校防疫宣传,支持防疫工作的开展,我们班进行了一次“防疫”主题团日活动。团支书要求每位同学都能录一段防疫相关视频,我选择了介绍正确洗手的“七步洗手法”。

拍摄视频一定要两个人配合才能完成,我看着母亲每天忙里忙外,犹豫了很久,才和她说了我要完成的作业。我以为母亲至少会抱怨或者推辞一下再答应我,没想到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小心地把我扶到了洗手间,又给我搬了一把椅子让我坐着拍摄。我给她讲解示范了正确的洗手步骤和需要注意的问题。时间比较紧,我只手把手地带着她做了几遍,没有太多准备就直接开始拍摄了。

母亲真正面对镜头时,明显紧张起来,打开水龙头,用水冲过手,有些犹豫地拿起肥皂,抹完肥皂之后,迟疑了一下又用水把手上的肥皂冲了。我忍不住先笑出了声,随后她醒过神,发现自己一个规定动作也没做就把肥皂冲了,也被自己的举动逗笑了。接下来大概五六次,母亲每次都是在不同的环节忘记动作。第五次甚至已经最后一步,母亲却不记得动作了。看到母亲有些泄气的样子,我和她说:“要不先这样吧,录几个片段,我再去剪一下就好。”可出乎意料地,母亲摇了摇头,说:“再录一遍吧,我一定可以的。”最后一次,母亲没有忘记任何一个动作,流畅标准地做完了所有的动作。这时候,母亲已前前后后洗了大概十次手,羽绒服袖子已经湿了,沾着没有冲洗干净的白色泡沫,手也已经洗得发红。

拍完视频以后,母亲提出要和我一起剪视频,加旁白。我们一起看之前拍的十多遍视频,视频中的母亲从手足无措到流畅娴熟,还有我们在拍摄时我手忙脚乱提醒她的声音,突然想起我高中时她和我一起完成的家庭作业。那些微小却需要极大耐心的事情,母亲都毫无怨言并且一丝不苟地完成。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候有两本附加题需要贴答案,先单面复印好答案,一题一题剪下来,再小心地贴在书中对应的题目位置。那时候,母亲白天要上班,往往是晚上我在做作业时,她就在旁边的台灯下贴答案。晚上,我经常听到她贴错答案时的小声惊呼,但是在我背题时却从来没发现过她有贴错的地方。想到这里,我问母亲:“有没有高中和我一起做作业的感觉?”母亲笑着点头,而我却莫名有点心酸。

上大学以后,我就很少和母亲有这种亲子互动了,原以为母亲是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不管她多忙,被自己的女儿需要一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这次的疫情给我们带来了恐惧、惊慌、伤痛和痛苦,但是我想也不仅仅是这些,更多的是弥足珍贵的与家人相聚的时光,以及匆匆生活而未曾留意过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