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我的家乡


历史的大河奔腾不息,我循着历史的河流,来到了我的家乡——徐州。

徐州古称彭城,为华夏九州之一。它地处南北方交界,为北国锁匙,南国门户,向来是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东襟淮海、西接中原、南屏江淮、北扼齐鲁,”京杭大运河傍城而过,独特的地理区位,使徐州素有“五省通衢”之称。

古彭大地群山环绕、青峰四围,陶冶了徐州人以天下为己任的豪情壮志。因此,他的子孙后代英才辈出。从这里走出的布衣皇帝汉高祖刘邦率领丰沛子弟揭竿而起、反抗暴秦、楚汉相争,开创了历史上辉煌的汉王朝。此后,这里又先后走出了刘裕、萧道成、萧衍、李煜等10位开国皇帝,在中国历史进程中留下了深刻印记。故徐州又有“千年龙飞地,一代帝王乡”之誉。

悠久的历史在这彭城大地上留下了不朽的壮丽诗篇。

听,那个手提三尺长剑斩蛇起义,建立大汉王朝的刘邦荣归故里时的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看,逶迤绵连的九里山,仿佛又现当年的狼烟。“十面埋伏”拉开了霸王

别姬的序幕,一曲垓下歌至今让人荡气回肠。“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抹去战争的刀光剑影,越过阵阵拼杀,让我们来寻找这块土地上的缕缕情思和那如画的风景,我仿佛看到了唐代诗人皇甫冉正站在徐州城楼上咏春:“落日凭危堞,春风似故乡。川流通楚塞,山色绕徐方。壁垒依寒草,旌旗动夕阳。元戎资上策,南亩起耕桑。”

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来了,他醉卧云龙饮就了“放鹤亭记”,锦绣文章千古绝唱。在月光下抚摸着娇艳的杏花,我仿佛听到了苏子在畅吟:“杏花飞帘散余春,明月入户寻幽人。褰衣步月踏花影,炯如流水涵青苹。花间置酒清香发,争挽长条落香雪。山城酒薄不堪饮,劝君且吸杯中月。洞箫声断月明中,惟忧月落酒杯空。明朝卷地春风恶,但见绿叶栖残红。”

快哉!徐州因你生辉!今日的黄楼依然屹立在古黄河畔,泛舟其上,我遥想你当年把酒酣畅:“我在黄楼上,欲作黄楼诗。忽得故人书,中有黄楼词。黄楼高十丈,下建五丈旗。楚山以为城,泗水以为池。我

诗无杰句,万景骄莫随。夫子独何妙,雨雹散雷椎。雄辞杂今古,中有屈宋姿,南山多磬石,清滑如流脂。朱蜡为摹刻,细妙分毫厘,佳处未易识,当有来者知。”

你走了,有情有义的徐州人没有忘记,那条路啊至今仍叫“苏堤路”。“苏公塔”依然耸立在云龙湖畔,你遗留下的痕迹现在成为徐州的风景线。

踏着苏东坡的足迹,元代的萨都剌来了,一阙 《彭城怀古》 道出了多少感慨:古徐州形胜,消磨尽,几英雄。想铁甲重瞳,乌骓汗血,玉帐连空,楚歌八千兵散,料梦魂应不到江东。空有黄河如带,乱山起伏如龙。

汉家陵阙起秋风,禾黍满关中。更戏马台荒,画眉人远,燕子楼空。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怀,一饮尽千锺。回首荒城斜日,倚栏目送飞鸿。

任古人多么感慨,这块热土依然默默承受!这里的儿女依然为未来奋斗!数不尽的风流!

“自古彭城列九州,龙争虎斗几千秋。”畅吟着这美丽的诗歌,我为我的家乡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