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莫失莫忘


梦醒时分,我的后背已是冷汗淋漓,枕头被梦中的我所流的眼泪打湿,眼眶十分胀痛,彷佛哭了一整晚似的。咽喉也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扼住无法发声,我想这场梦,是我做过最可怕的,也是我第一次无比希望人们所说“梦境与现实是相反的”这个结论真实存在……“娃娃,来包粽子嘞。”这是从远处飘来的声音,我明白那是奶奶在呼唤我。在西南地区的我们,年年过端午都要包一些像蚕宝宝一样的、一节一节的大粽子。奶奶是家里目前唯一会这门手艺的。她已快90岁了,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清晰可见,老年斑布满整个脸颊,满脸的肉被褶皱爬上了一层又一层,皮肤因年老而干裂得让人心疼。我笨手笨脚,只能在一旁协助奶奶,给她弄些馅料放进去,奶奶按部就班,先绿豆铺底,肉馅居中,上放板栗,每年都是如此。而今年,好几次,奶奶说着:“娃娃,绿豆铺上。”我疑惑地提醒奶奶,刚刚放过一次了,奶奶便稍许懊恼,我并不懂她在恼什么,便跟奶奶笑笑继续包粽子了。后面好几次,奶奶熟练的工序全然混乱,我也只当是人老了记性不好。

斗转星移间迎来了白昼,次日是一个暖阳天,太阳早早就照向大地,一切事物都让人感觉欣喜万分。我出门刷牙,碰到从老屋走下来的奶奶,她看到我,兴奋地笑着,脸上的褶皱更明显了,让人心疼,她说:“我的娃娃回来啦!今天奶奶给你包粽子。”我同昨天一般,又是一脸疑惑,举着我的洗漱工具不知所措。我当时心里什么也不明白,甚至有点害怕奶奶的健忘行为,但这害怕也是一时,没有深想。直到晚上同妈妈逛街回来,走上老屋给奶奶送新年礼物。我敲开房门,对奶奶说道:“阿奶,我给你买了新年礼物。”奶奶拒收,嘴里说着让我心情瞬间沉入低谷的话:“谢谢你呀!不过我不能收,你是哪家的娃娃,这么晚了还上来我这里玩,快点回家吧,我要睡觉了啊。”听着熟悉的方言口音,熟悉的“娃娃”二字,可是我对眼前的奶奶,却是怎样也熟悉不起来。

眼眶里揣着泪水,我跟奶奶道别后,迫不及待向父亲询问。可我无论怎样都看不清父亲的脸的轮廓,我只以为是泪水太多模糊了视线。父亲说:“奶奶之前被诊断出患了阿尔兹海默症……”没听完父亲的话我便哭了,泣不成声,无论父亲如何轻拍我的肩膀也缓和不下来。这天晚上我一直哭,哭到眼睛睁不开。

突然,我睁得开眼睛了。醒来看到尚在宿舍内,一身冷汗让身处炎夏的我浑身发抖,抓起电话询问,奶奶身体一切正常。我终于舒坦许多,庆幸许多,但是梦境的后怕感让我无法避免。从前我从不感慨时光的流逝,因为我知道,在未来的时光里,时光只会减少,不会增多。可是这一刻,我只想乞求梦境里发生的不会在现实中出现,不要有失去,不要有遗忘。我乞求多给奶奶一点时间,多给我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