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平实之中寓深永 ——读 《缘缘堂随笔》 有感


丰仁笔下存风韵,缘缘堂里倾肺腑。丰子恺,才子一位,拂袖挥笔之间,便有了最朴实平凡的生活图景。朱自清先生是这样评说丰子恺的:“你的文和画就像一首首小诗,我们就像吃橄榄似的,老咂着那滋味。”一点也没错,他的文章,避免了冗长的乏味,每一篇都小巧精炼的故事,没有半点拖沓的痕迹,翻阅书中插画,虽无细致的工笔,但粗犷中带着细腻,花草之生动,孩童之活泼,建筑之立体,万象之明朗。画旁写得一手好字,规整不失灵动,轻重分明,令人赏心悦目。《护生画集》 旨在护心,去残忍,长慈悲,以此来缓缓引出待人处世之道;《无常画集》 于陋巷受高人指点,跳脱了明知故犯的堕落,无常就是常,无常容易画,常不容易画;《常画集》 无须他人作序,自始至终每页都是空白。三本画集,应了先生所言:“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缘缘堂一座,儿女满堂,便可享一世清欢。在丰子恺的诸多随笔之中,犹爱 《给我的孩子们》 与 《送阿宝出黄金时代》。童真之珍贵,在于怀揣雄心与梦想,在于对任何人都愿出肺肝相示,在于彻底的真心与纯洁,这是一个长着翅膀、会飞的年纪,还未入世,免受纷扰,头脑中只有天马行空的幻想。然而终究还是抵不过现实的风霜雨雪,它要掠走孩童的笑声,只剩下长大的遗憾与疲倦。“你已将走出唯我独尊的黄金时代,开始在尝人类之爱的辛味了。”这是丰子恺作为父亲的心声,饱含希冀、遗憾、怜爱。他让人们一同感受着儿女成长的悲悯、心酸,一次次忆及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光,却又一次次潸潸落泪。

丰子恺上过私塾,一生只认一位恩师,便是那三变而为人道,四变而为和尚的李叔同先生。最初的先生,是上海的翩翩公子,眉目间尽是英俊之气;后逢母亲去逝,便赴日留学,行前作 《金缕曲》,字里行间,洋溢着的尽是满腔豪气与爱国热情;春柳剧社,演 《茶花女》,便是自伤命薄的神情了;再是断食悟道,最后出家入佛。人间几十载,换得佛中奥义,如此人生可谓真正达到了物我一体的境界。“世尊拈花,迦叶微笑”,世间万物,道不破禅机。这正是丰子恺向往的人生境界,“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为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大多数人居于一楼,满足于眼前的苟且;少数人登上二楼,俯瞰林间美景;只有极少数人能上到三楼,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心系人间疾苦,一世护生护心。对于人间疾苦充耳不闻者,乃捡了私心失了本心,胡乱看风景,也不在乎眼前的苟且了,奔波辗转于荣华与名利之间,多数人闻见身外之事,多的是感慨唏嘘,少的是感同身受,缺少付诸行动的冲动,终归还是看客,不知今世之人,当处几楼?

《缘缘堂随笔》 观毕,意犹未尽,平凡的小文章中别有洞天,暗藏玄机,童心之纯,万物之美,佛者高尚,行者投缘,虽有叹人生无常之悲惋,犹有感自然美景之诗趣,朝夕之间,便有了唤醒灵魂的力量。

平常的是那起起落落的生活,此岸为逃无可逃的世界,会有愿望落空,悲伤失意,也会有满心喜悦,终有回响,道是无常却有常,死磕到底的煎熬不如释然来的痛快,生活的调子,倘若执着于一成不变,还是逃不过趋于乏味,但稍加改变,亦可别样动听。常,归于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魄,看多了人来人往的无常,最多嘴上叹一句无常以解一时苦闷,心头就别再惦记,执着过了就归于常吧,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想“常”最大的奥义便在于它是过去与未来的桥梁,是当下之事,你仍然可以有十足的把握。

如此平实深永之才子,如此亲和朴质之文笔,读来岂不乐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