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风与静


没有风的时候很美,山,空寂无声,水,凝玉无波,天会显得格外悠远蔚蓝,人更是心在轻云里,身在静怡中。大千万物都仿佛超然石化,不再招摇,与天地山河融合成一体。

没有风的日子里,白昼常是阳光和煦,霞彩灿然。而夜晚则每每月华如水,或星晖款款。

没有风的春天,融融阳光照耀田野,地气连同青草的芳香一起蒸腾。杏花如雨,桃色缤纷,柳絮杨花轻轻飘落。远山凝荫,无波碧水中鸥鸟嬉戏,紫燕高低穿梭,时而钻进轻悬的柳丝,时而掠过低垂的茅檐。踏青的红男绿女互相依偎,在草地堤边喃喃细语。不知何处传来“姑苏行”笛曲,把阳春三月演绎得淋漓尽致。我醉了,醉在这无风的春日里。

没有风的夏天十分平静,池边的树,水边的鹅,檐下的狗和园中的花,还有柳荫下的人,都有些熏然。只有亭亭玉立的芙蓉同炽热的阳光相交融,格外红粉飘逸。在那时的故乡里,天、云和各种植被,蓝、白、绿的色彩都各自显得格外分明,不像今日城中雾霾蒙蒙,一片混沌。映满各种影子的池塘,平静得像一片斑驳的镜子,只有鱼儿嬉戏后微微泛起的涟漪,而这时能听到的声音,就往往只有跳水的蛙和孩子们野浴传来的笑声。夏日最美的是夜晚星空。你可以在无风无月的夜里,静静地躺在草垛上,仰望亦蓝亦墨的天穹,满天星斗如同一颗颗小金块,镶嵌在那若冥若近的幕布里。那时心是随着天空在无边无际漫漫地飞升,升到莫名的悠远。

初秋感受没有风的时候,多是田野里的傍晚。静静的,没有了蛙鼓和蝈蝈的大声喧闹。残阳斜照,西天彩霞缤纷,草梢树顶和方方稻田上凝结着耀眼的金光。落日余晖照在身上,让人有一种暖得很深的感觉。深秋时无风常常在清晨。院中菊花和仿佛鸡冠的凤仙带着微微寒露,干净的天空愈加高深,嘹唳的雁阵在追随的目光中渐移渐远,直到无踪。让你的心有点淡然,仿佛失去了些什么。

冬天没有风的时候很少。我小的时候,呼啸的北风狠狠地摇动着树木青灰的枝丫,把枯草揪来揪去,重重地掠过屋檐,把门窗推动得咣咣作响,让屋外的电线和窗户纸发出凄厉的声音。我只好躲在炕上捂着泥做的火盆不知所措。无风的时候,往往只是在大风雪后才出现气朗天青的晴天。阳光照在雪地上显得格外耀眼明亮。站在厚厚的雪原上,看不到草,只能望见远远的树,枝丫上有些未落的雪,静静地立在那里,宛如一尊尊雕像。雪像白玉凝固了大地,起伏处发散着闪闪的光芒。让我感受到一些莹洁和寂寥的美。冬天没有风最美的日子,是在溪流初显,残雪消融,老梅犹俏的寒尽时节。早上,排排柳树枝条上挂满了雾凇,银装素裹,玉洁冰清,仿佛一串串晶莹的珍珠,在朝日的辉映里散发着幻彩流光,这时我心在动人在静。

大自然无风的时候少,有风的时候多。甚至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撼山拔树,舟倾楫摧,危及万物生存的情况时有发生。即便平时寒风凛冽,风尘遮目也是十分的恼人。这时谁不想找个避风港,安乐窝,月下花前安逸自得?而我更喜欢在窗前静望长空,把思绪放飞得很远很远。那时,寂静之中或许有些落寞,但更多的是身心俱驰,怡然忘机,让自己完全融入广阔的天地里迷醉在浩茫的宇宙中。

如今老来回首,一路行得有些疲累。我还是不喜欢风雨,希望静静地荡漾生命的小舟顺流而走,任其尽情地抚摸浮波水草和垂钓的枝条,随便系泊在哪个斜阳古渡,得一杯浊酒一曲清歌足矣。不像小草那般被摇来摆去,静下来,静静地伫立,静得能看透自己,静得能听到那檐下滴落的水滴。

风永远有,静也不会是生活的唯一旋律。人大概都有因风而起心潮澎湃的时候。但不能总是心中波涛汹涌,心潮逐浪高,让梦划向你的心海。风与无风都在耳边,静与不静自在胸中。我们何不多寄身于天地之间融汇自然,尽情体会那曾经有过的静与美,寄兴于那些让人愉悦的情和事,创造自己的人生静怡与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