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姜子牙》,展现不一样的中国风


定档消息一出即登上热搜第三,购票平台上“想看”人次累计突破300万……动画电影《姜子牙》可谓“国庆档”最受关注的影片之一。前作“哪吒”珠玉在前,该片能否“一战封神”?

带着这些疑问,人民网文娱部专访了《姜子牙》导演程腾和联合导演、艺术总监王昕。“每天睡前想的事情是《姜子牙》、做梦梦见《姜子牙》,醒来以后也在想《姜子牙》。”四年的制作周期,无论是画面、还是故事,两位导演都精益求精,“我们想做出大家没见过的中国风;也希望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可以获得一次与自己对话的机会。”

《姜子牙》剧照

改编:“后传”让人物更新鲜

人民网文娱:在《姜子牙》的创作过程中,如何把握好改编的“度”?

程腾:《封神演义》原著其实有很多留白的地方,比如姜子牙,原著并没有过多地交代他个人的情况,这就给了我们进一步探索和解读的空间。在熟读原著、了解基本概念之后,我们决定为原著做“后传”——封神大战在原著中是结尾,而在我们构建的故事里只是其中的一步。

王昕:作为创作者,我们要弄清楚观众接受什么,哪些东西必须保留,有这个前提,才知道该怎么做。动画是充满想象力的再创造,但并不意味着要把之前的形象推翻,而是要找到二者的平衡。

人民网文娱:与其他《封神演义》的影视改编作品相比,《姜子牙》在故事内容和角色设计方面做了哪些创新?如何找到古代神话与当代观众之间的共情点?

程腾:我们对姜子牙的改编主要体现在个性和故事上。影片中,姜子牙是一个很像我们的凡人形象,作为一名仙界的“员工”,他在一步步做成一个“大案子”后本应声名鹊起,却因为犯错被开除,在经历了巨大的认知失调之后,重新在社会中找到了自我。

影片有一句宣传口号是“做自己的神”,这里的“神”指代的其实是生活中他人或外界对你的看法或期待,电影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观众,其实不需要去听信这些,而应该找到自己、相信自己。在这一点上相信很多年轻观众能有所共鸣。

《姜子牙》剧照

人民网文娱:除姜子牙之外,还有哪些角色的改编值得期待?

程腾: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影片里申公豹这个角色,我们去掉了原著中他背叛阐教的情节。如果说影片中姜子牙对昆仑众神产生了质疑,那申公豹就是众神的追随者,希望师兄能回头是岸,继续当一个“好学生”。

王昕:我们对元始天尊进行了较大的改编,没有将他塑造成一个类似如来的大佛形象,但他的气质仍然是符合大众认知的,我认为在这个角色身上我们做到了大胆改编与遵循传统之间的平衡,相信观众应该能接受。

视效:展现全新的中国风

人民网文娱:与以往的动画电影相比,《姜子牙》在画面上有哪些亮点?

程腾:我们在美术概念上下了不少功夫,想做出大家都没见过的中国风。我们如今熟悉的中国风大多来自汉唐,一般的宫阙、灯笼、祥云等元素放到《姜子牙》中的周朝是不合适的。为此,我们读了许多次《山海经》,力求还原“真实”。

王昕:《姜子牙》的开发体系跟以往的动画作品不尽相同,我们引入了螺旋式迭代开发的模式,在统一的整体视觉体系下,不同阶段各部门循环完善推进,让视觉效果在流程范围内能够进行最大化的探索。我们希望故事和视觉是紧密联系的,关于视觉的所有决定都有故事作为依托,故事也会借鉴画面呈现出来的想象力有所发展。

人民网文娱: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场景?

程腾: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幽都山和归墟。幽都山是九尾盘踞的地方,我们就着重体现出它的妖异和阴森;归墟代表着万物的归宿,为了刻画好它的神圣感,我们专程去了长白山采风。

王昕:影片中有一段是北海酒馆的众生相,我们想创造出一种“龙门客栈”的感觉,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几十个角色云集其中,这对机位控制、人物交互各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姜子牙》里的幽都山和归墟

国漫:在蛰伏中蓄势待发

人民网文娱:在电影制作的过程中,彼此之间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怎么处理?

程腾:开诚布公地讨论,然后慢慢解决。作为创作者,大家提出来的一定是自己笃信的、有新鲜感的东西,这时候如果完全没有争执反而不合理。所以摩擦肯定是有的,但也是好事。

王昕: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形象设计,我们经常会发生一些争执,但都是就事论事。一部好的作品也是在不同意见的碰撞中诞生的。

人民网文娱:王昕导演此前常年在国外工作,此次回国投入《姜子牙》的制作,有什么新的发现?

王昕:我发现中国年轻一代的创作者其实非常愿意尝试新事物、接受新观念,只不过在动画这个领域,他们之前受到的刺激有限。所以我很开心《姜子牙》能给这些年轻的创作者们带来新的变化,助力他们尽快成长。

《姜子牙》剧照

人民网文娱:对于国漫的未来,二位有着怎样的期待?

程腾:许多国外的神话传说在经过包装后风靡世界。我们中国的神话一点不比国外的差,缺的就是开发和包装。我希望《姜子牙》以及以后的国漫能做到这一点,把中国的神话传说推广出去。

王昕:我非常看好中国动漫的发展。国漫蛰伏这么久,就是为了迎来以后的爆发。但“爆发”并不是坐着等就会来的,而是需要全体有心把中国传统文化经过思考和想象表达出来的创作者一起努力。

(责编:刘颖颖、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