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网

中国粮食库存充足、供应充裕 安全保障没有问题


近期,哈萨克斯坦、越南、柬埔寨等部分国家限制或禁止小麦、大米等粮食出口的做法,引起了国际国内各方面高度关注。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扩散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和世界经济衰退的悲观预期下,国际粮食市场的这一新动向,让人们担心全球粮食危机是不是会卷土重来,并影响到我国的粮食安全。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完全没有必要。

部分国家粮食出口禁令不会影响全球粮食安全大局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扩散蔓延,目前已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确诊病例。随着疫情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封国封城、关闭边境等措施,不仅人员跨国流动受到严重限制,货物贸易和物资运输也急剧下降。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国家出于恐慌和顾虑,会采取包括禁止粮食出口在内的一些过激的预防性措施。实际上,实施粮食出口禁令的国家,本国粮食现阶段供给是充足的。这是大危机来临时常见的现象,即人们在恐慌的时候往往会过度反应,做出非理性行为。

就影响而言,实施粮食出口禁令的少数国家,粮食出口额占全球贸易的比重不大,不足以影响全球粮食市场供求关系。哈萨克斯坦、塞尔维亚等国家主要出口小麦,出口量占全球小麦出口份额不大。越南主要出口大米,每年出口量大约700万吨,占全球大米贸易量的14.5%,从这个贸易量看会有一定影响,但相对有限。

我国粮食库存充足、供应充裕 安全保障没有问题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无论从粮食总产量、人均占有量,还是库存、对外依存度等指标看,我国完全有信心、有底气、有能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保障国内粮食供应和价格稳定。

从供给看,我国粮食总产量、人均占有量均处于历史高位。自2004年以来,我国粮食生产实现历史性的“16连丰”,粮食产量连续7年保持在6亿吨以上、连续5年在6.5亿吨以上。从人均水平看,2019年人均粮食产量达到474公斤,相当于每人一天2.6斤。无论是总量还是人均水平,我国粮食产量均处于历史高位,粮食供给是有完全保障的。

从库存看,我国粮食库存量保持在相对较高水平。近年来,我国粮食一直处于阶段性供大于求的格局,粮食库存高居不下,前几年最高时曾经达到万亿斤以上。

为此,2016年以来推进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粮食去库存作为其中一项重要任务。从目前看,玉米、稻谷、小麦等富余库存得到部分消化,但总体库存消费比仍处于较高水平,远高于联合国粮农组织规定的17-18%的安全警戒线水平。特别是作为口粮的稻谷和小麦,连续多年产大于需,多余的粮食以最低收购价方式收储入库,导致库存粮食基本处于满仓状态,可以满足我国1年以上的消费需求。充足的库存是粮食安全的压舱石,是我国保障粮食供应的最大底气。

从进出口看,我国粮食对外依存度不高。“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主要装自己的粮食”是我国一贯的战略。这些年来,我国三大主粮自给程度一直很高,大米、小麦自给率保持在98%左右,个别年份甚至达到100%,玉米95%以上,进口数量很少,主要用于品种调剂。我国粮食对外依存度较高的是大豆,达到80%左右,但近两年养殖业饲料需求下降,加上国内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大幅增长,我国对进口大豆依赖有所减少。

积极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和全球粮食贸易畅通

粮稳则天下安。危机关头更能凸显粮食安全的重要性,部分国家限制或禁止粮食出口的做法再次提醒我们,粮食安全这根弦永远不能松。近年来,基于我国三大主粮阶段性供大于求的现实,部分地区出现放松粮食生产的苗头,一些农民也因效益下降种粮积极性不高。要坚守“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底线,落实“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新的国家粮食安全观,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筑牢国家粮食安全根基。

一是努力实现今年粮食增产增收。今年全国冬小麦播种面积3.31亿亩,苗情稳定、长势较好,南方早稻育秧已陆续展开,在早籼稻最低收购价提价刺激下,预计今年夏粮能够稳产。但不能掉以轻心,从目前看,部分地区仍存在疫情防控带来农资运输受阻、价格上涨等疼点堵点,要及时疏通农资供应渠道,确保春耕生产顺利进行,为夏粮丰收打下良好基础。要稳定农业支持政策,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加快高标准农田建设,发挥科技支撑作用。

二是全力做好国内粮食市场保供稳价。加强粮食市场跟踪监测,密切关注市场供需变化和价格异常波动,做好供给侧及时补货和需求侧市场调控,保持粮食价格运行在合理区间。加强舆论引导,快速制止发布虚假信息和制造恐慌气氛的行为,维护市场正常秩序。畅通粮食加工、运输、配送等供应链和物流链的有效对接,确保粮食“运得出”“供得上”。

三是维护全球粮食贸易正常运转。事实证明,危机期间,任何禁止或限制粮食出口的做法,只能加剧恐慌和加重危机。虽然我国不是粮食净出口国,但作为大国,我国通过进出口调剂粮食品种余缺的贸易量也不少。如果越来越多的国家实施粮食禁运,我国面临的国际粮食贸易环境将变得严峻复杂,利用国际市场调剂国内粮食供求的风险增加、成本抬高。因此无论是维护全球粮食安全,还是保障我国贸易利益的角度出发,我们要积极推动全球粮食供应链和物流链稳定运行。要加强和WTO、FAO等国际组织和其他国家的合作,积极参与粮食国家贸易,并力所能及提供粮食援助,确保粮食缺口大的发展中国家能够获得足够的食物和营养。